您好!今天是:
[字体大小: ] [打印] [关闭窗口 ]当前位置:首页 >> 美德故事人人讲
贫困村支部书记托起全村人的“脱贫致富梦”
发布时间:2017-09-28来源:石家庄文明网

  他,个头不高,说起话来还有些腼腆,走起路来腿脚也不利索,稍微仔细一看,左眼还带着伤。

  令人想不到的是,就是这样的一个普通人,竟会放下日进斗金的生意,回村修路、打井当起了“穷支书”。从此,他力排众议重包河滩地、清理河道非法吸铁采沙,让远近闻名的上访村变成先进村;他不顾个人生命安危,种果树跑项目,带领贫困乡亲走上发展林果产业的康庄大道。

  传奇的经历,成就不平凡的人生。他就是今年河北省唯一的全国脱贫攻坚奋进奖获得者,行唐县东安太庄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刘金国。

  9月22日,记者来到了这个充满了故事的村庄,试图从乡亲们的口述中,寻找刘金国不平凡的人生轨迹,还原一段段感人肺腑的往事,见证东安太庄从贫穷走向富裕的沧桑巨变。

  放下生意回家乡 誓让穷村换新颜

  位于行唐县北部南桥镇的东安太庄村,曾经有一条四季有水的大沙河绕村而过,也正是这条河,滋养着河道两岸的农田,哺育着全村400多户父老乡亲。

  但是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起,河道里陆续来了一波又一波外地人,疯狂地吸铁采沙,严重破坏了这里的生态环境。也正是从那时起,河道内十多米深的大坑随处可见,河道几近断流,地下水位迅速下降,河两侧2000多亩原本富饶的农田也变成了靠天吃饭的荒地。

  因为运铁运沙,大货车把出村的路也碾轧得坑坑洼洼。“那时,我们最怕过夏天,因为一到雨季,我们只能挽着裤腿、扛着自行车、趟着淤泥出村。”村民刘战区皱着眉头回忆说。

  失去了耕地,乡亲们过的日子更是苦不堪言。2005年,东安太庄村400来户,人均年收入仅有800余元,几乎家家都是贫困户。“也是因为日子穷,外村姑娘找婆家,都是躲着俺们村找。俺们村找不上对象的光棍汉,更是一抓一大把。”刘战区说。

  “大家伙儿是越穷越折腾,村里的承包地到期,该交的承包费也收不上来,家家户户摁着手印,四处上访告状。”该村村委委员刘保平说,2006年换届时,镇领导多次找刘金国谈话希望他能回村任职。那时,搞了十多年运输的刘金国,已经在城里买了3辆货车,月收入最少也要八九千元。

  “我记着当时镇领导把我带上了大沙河的河滩,那片满目狼藉的河道上,采沙的大型机器响个不停;再回到村里时,正好碰上乡亲们深一脚、浅一脚扛着自行车出村。”刘金国说,眼前的一切让他感到无比羞愧。

  “干,谁让咱是共产党员,再苦再难,也要带着乡亲们闯出一条致富路。”那一刻,刘金国含着眼泪做出决定,放下红火的生意回村当村支书,还发誓要让东安太庄村彻底变个样儿。

  这一干,就是11年。

  修路包地治采沙 还信于民赢民心

  决心好下,起步太难。

  上任的第一天,摆在刘金国面前的除了上几届村委会欠下的45万元外债,只有村会计手中45元的活动经费。

  新班子上任后,乡亲们都持观望态度,刘金国迫切地需要打开局面。

  当天晚上,他便召开了村两委班子会,紧接着又开了全体党员和村民代表大会,广泛征集意见。“当时,大家伙儿反映最多的除了迟迟收不上承包款的600多亩河滩地,就是出村的那条坑洼路。”刘金国依然记忆犹新。

  要想富,先修路。修路成了新班子的第一个突破口。于是,刘金国带着两委班子成员三天两头往县交通局跑,最终修路的项目批下来,但需要村里配套的4万元修路款却又难住了大家伙儿。

  村里没有产业、没有钱,乡亲们更是一穷二白。“我带头从自己家中拿出了2万元,其他村干部也纷纷集资,总算凑齐了4万元修路款。”刘金国说,看着大型机械动了工,乡亲们第一次对村两委班子有了好感,大家伙儿纷纷出义务工,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一条长1500米、宽4米的出村水泥路就修好了。

  河滩地虽然收不上粮食,但在采沙人眼中却是“一块宝”。“当我在喇叭里把重新承包河滩地的事公布之后,便不停地接到恐吓电话。对方说,两天内让我脑袋搬家,还劝我趁早别趟这浑水。甚至有的还说,要十天内让我全家灭亡。”刘金国说,他从小就是个倔脾气,越是威胁他还非得把这股歪风邪气整治住不可。

  重新承包河滩地的那一天,除了东安太庄村的人之外,还来了很多外地人。刘保平说,现场就有人放话威胁,刘书记当场撂下的那句话他至今也忘不了,“俺是共产党员,干的是得民心的事,只要我活着当一天村支书,这地就要继续分下去。”

  “那段时间,老伴儿整日哭天抹泪,亲友纷纷登门好言相劝。有人说我这是给自己找罪受,也有人说我放着挣钱的好日子不过,干这危险活儿,不要命!”刘金国说,他当时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专门叮嘱两委班子的人,如果有一天他失踪了,大家伙儿一定要把重新承包河滩地的事继续做下去。

  在刘金国的坚持下,最终600亩河滩地重新完成了承包,承包款还了村里欠的债务。

  令人想不到的是,重新承包刚搞完,刘金国又召集村两委研究制定了禁止吸铁采沙的村民公约,还天天带着人沿着河滩巡查。

  看到刘金国软硬不吃,那些不法分子也只好灰溜溜地撤出了村。

  荒山岗披上“绿衣裳” 乡亲们有了“绿色银行”

  东安太庄大部分是丘陵地,怎么才能找到一条致富的出路?刘金国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常常凌晨三四点钟便骑着摩托车在村南岗、北岗的地里转,最终决定种果树。

  于是,刘金国请来了河北农业大学的林果专家。经过多次勘察化验,惊喜地发现村里的土质富含苹果栽培七项最优环境条件指标中的六项,这在全国也不多见。可专家最后的一句话,又给刘金国浇了一盆冷水。“没有路,又没有水利设施,有再好的条件也没用。”

  办法总比困难多,这时刘金国的倔脾气又上来了。“他当面跟专家许下诺言,说一个月要打通一条简易循环路,当时我们听完都傻了眼。”村委委员刘国才说。

  “第二天老刘就安排三台铲车上了坡。短短20多天,一条宽4米,长6000米的环坡路就有了雏形。就连专家也被刘书记的劲头感动了。”刘国才说。

  这一年,东安太庄村种下了700多亩的富士苹果。随后,村里成立了苹果种植专业合作社,所有果树全部实现标准化种植和管护。

  短短三四年的时间,该村的苹果种植面积就达到了2800亩,“安太”牌苹果也逐渐有了名气。刘国才说,为了彻底解决了全村河滩地和南、北荒坡果园的灌溉问题,他们还打下了15眼井,铺设了6000多米的防渗管道,还建了7座扬水站。

  “树小见不到收益,刘书记又给我们跑林下经济的项目。”村民赵二臭说,就在一次去县里跑项目的路上,刘书记出了车祸,差点丢了命,胳膊和腿上钢板至今还长在肉里,腿脚和眼睛也都落下了毛病。即便是这样,他醒来后第一句,还叮嘱要把没跑完的项目跑下去。

  在医院呆了20天,刘金国便偷偷出了院。村第一书记、驻村工作组组长仝香忠说,他当时还在县扶贫办工作,刘金国坐着轮椅找他来批项目,一下子就把他感动了。“这老兄是我这辈子最佩服的人,我当时是含着眼泪给他签的字。”仝香忠说。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东安太庄的荒山岗披上了“绿衣裳”,苹果基地不仅被省林业厅列入省级观光采摘果园,还被国家农业部确定为国家首批水果(苹果)标准化果品种植示范园。

  “如今,俺们村果树总面积已经达到了5800亩,人均果园面积就有4亩多。今年年底,仅苹果一项,全村人均纯收入将突破4000元,全村今年将实现全部脱贫出列。”刘国才说,别看刘书记已经61岁了,可他却是个闲不住的“当家人”。今年他又建设了容量500吨的冷库,建起了10个白草莓大棚,还建起了以住宿和餐饮为主的美丽乡村旅游接待中心,下一步他们将发展乡村旅游采摘产业,带领着乡亲们跑步奔小康。(石家庄日报 记者 董昌 通讯员 申卫霞)

回到顶部
分享到: 
0
河北省省会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联系电话:0311-87851600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