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字体大小: ] [打印] [关闭窗口 ]当前位置:首页 >> 道德模范
民警韩银水、刘希昌:用热血忠诚守护城市安宁
发布时间:2017-11-07来源:石家庄文明网

  1947年11月16日,华北重镇石家庄解放后的第4天,晋察冀边区石门市政府公安局成立,作为我党解放的第一座城市,新中国的城市管理试验田在此开始耕耘,城市公安工作也在此开拓前行。

  把目光拉回近代的石家庄,作为流淌荣耀的人民公安“红色第一”血液,秉承“敢为天下先”责任担当精神的石家庄公安,再次成为全国公安改革的一面旗帜。尤其是自2011年我市警务机制改革完成以来,北京、天津、新疆、西藏等30多个省、市的政法机关和兄弟单位先后到我市考察学习,北京、武汉、拉萨等十多个大、中城市更是相继建成具有“石家庄基因”的警务站。

  靠脚底板巡逻 做到辖区“百家熟”

  人物档案:

  韩银水,生于1956年,17岁开始工作在公安基层一线。因工作出色,上世纪80年代初期多次记三等功,新华区政府为其记大功。历任派出所民警、教导员、所长、新华公安分局巡防大队教导员等职。

  61岁的韩银水体态瘦削,说话干脆利落,出门习惯步行。已经退休的他,身上仍带着老公安特有的那种“正气”与“和气”相混合的气质。

  “我是1974年入警的,当时在革新街派出所工作。那时民警分工不像现在这么细,主要就是户籍警和责任区民警,一个派出所就5到7个警察。”韩银水说,那时候没有视频监控也没有先进的办案设备,治安防范靠的是“人海战术”——充分利用居委会、治保会和工人民兵,包片负责、打防结合来维护治安。

  民警们脑海中都装着辖区“地图”,要对片儿区做到“百家熟”——随身带着小本本,每个民警要掌握500—800户的户情,哪家哪户几口人,是干什么的,谁家进了什么大件儿,甚至家里的布局都要牢记在心,上级还要不定期抽查。下社区巡逻,就是靠一双脚底板,当时所里明确要求街头巡逻和下责任区都得步行,如果骑车会被批评“脱离群众”。他和治保会人员夜间巡逻的时候,看见停在外边的自行车和晾着的衣裳,就要喊几声:“该推车子了!”“谁家衣裳记着收!”

  上世纪70年代,派出所处理的较典型案件是盗窃自行车案和扒窃案。那时自行车是象征经济实力的“三转一响”(缝纫机、手表、自行车、收音机)之一,车上都有钢印,要在车管所备案的。辖区丢了一辆“飞鸽”或“永久”,那就是大案子,起码半个派出所的人都要去破案。怎么找呢?就是靠笨办法——到各大医院存车处逐个对钢印号,因为很多窃贼习惯把车藏在这。所里其他人还要分头到附近的正定、赵县、宁晋赶集,因为那会儿销赃途径有限,韩银水和同事就换上便衣,乘坐公交车或是骑自行车到集市上找。

  这样的笨办法在当时破案率还挺高,韩银水和同事就靠着这股不怕辛苦的劲头,找回了不少自行车。看到失主高兴又感激的目光,就是他最开心的时候。

  抓扒手则主要靠打现行。“我都是到一些车站、公交车、商场去盯那些‘抠皮子’(偷裤兜)、‘开天窗’(偷胸前口袋)的,也没有怕过危险。抓贼不图啥物质奖励,能抓住小偷,保护群众不受损失,其实心理上的满足感更强烈。”韩银水说,同事们就靠着一双脚底板和不怕吃苦的精神,维护着辖区治安稳定。

  群众的需求让“110”不断进步

  人物档案:

  省二院警务站副主任刘希昌,2016年度感动省城十大人物之一、河北省公安系统先进个人获得者,从1994年入警就作为巡警奋斗在公安工作第一线。他经历了110在我市诞生以来的4次警务机制改革,也感受了群众对110从陌生到了解,再到信任、依赖的全过程。

  9月6日,记者在省二院警务站见到了刘希昌。谈起刚入警时的情景,刘希昌连连感叹变化之大。“刚入警那会儿我在巡特警防暴支队,每天负责街头巡逻、打击犯罪的工作。装备就是佩枪和胶皮警棍,巡逻一般都是徒步。那个时期群众眼中的110就是匪警报警电话,没有现在遇各种困难都打110的意识。”

  1996年,110叫响了“有警必接、有难必帮、有险必救、有求必应”口号,我市全面推行110报警服务台。2001年开始,刘希昌调到110工作。

  “那时一个班12个小时,耳边对讲机警情接连不断,四处跑经常忙得脚不沾地。但是作为110民警,警情就是命令。”刘希昌说,那时期110报警中相当一部分是“有人打架”。只要一接到警情,哪怕是正在吃饭,他也会扔下筷子赶紧跑,因为早到1分钟就可能把一起大案子掐灭在萌芽,也可能减少许多人受伤。

  2004年的一个晚上,刘希昌接到留营村有人打架的警情。当他赶到后,大多数人看到警察开始停手,其中一个小个子男子不肯罢休,抡着链子锁仍往前冲,制止殴斗的刘希昌躲闪不及,被重重砸在鼻梁骨上。“当时只觉得整个人都蒙了,眼前直冒金星,鼻血流下来都没感觉了。”除了这次鼻骨骨折,刘希昌的左手中指至今伸不直,那也是在一次处理打架警情时造成的。

  两次骨折,数不清的碰擦伤,这就是刘希昌每天要面对的工作。但他面对危险没有退缩。“该夺刀的时候也得夺刀。我是警察,保护群众安全是我的职责。”

  伴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我市警务机制改革的脚步也随之大步向前。2010年,我市开展“一所一队”巡警体制改革;2011年,我市警务站建成启用,全市共110座警务站、220辆警车,220辆警用摩托车。刘希昌主动请缨,调到省二院警务站工作。

  刘希昌使用的单警装备,从开始的一根胶皮警棍,升级为4G公安警务移动信息终端等八件套单警装备,此外还有反恐防暴的专用器械。“再遇到打架的案子,肯定不用赤手夺刀了。”刘希昌笑着说,但是徒步巡逻的好传统一直没丢,因为这种方式离百姓最近。

  除了日常巡逻外,刘希昌要处理的警情也越来越复杂了:调处医患纠纷,处理停车矛盾,打击医托,救助遇困外地人、迷路的老人孩子、困难患者……甚至居民家走失了宠物,也会到警务站求助。

  谈起现在接处警的感受,刘希昌说一个明显的变化就是“打架的少了”,经常是挺长时间也碰不上一起打架的警情。他分析,现在社会财富增加了,大家的法制观念增强了,一些蝇头小利不再计较,都是一门心思致富干事业,这也说明社会在进步,人民群众的文明程度在提高。

  相关链接:

  自1996年我市推行110报警服务台以来,以屯警街面,快速反应为要求,全市共开展了四次大规模的巡警体制改革,1996年全市一共有10辆双环出警车,到2003年交巡警联合警务的50辆巡逻车,再到2010年的在一所一队的巡警体制改革的140辆巡逻车,到2011年建立并不断完善的220辆巡逻车和110座警务站的全新接处警和社会面治安管控模式,街面警力、出警时间等均实现大幅度提升。而伴随着公安信息化的步伐,民警从原来的只靠脚底板巡逻,逐步提升为键盘鼠标加脚底板、天网地网协同作战的全新立体巡控模式。而民警的单警装备也从刚开始的一根胶皮警棍,逐步升级为4G公安警务移动信息终端、手枪、数字电台等公安信息化、现代化的设备和包括手枪、警务催泪器等八件套的单警装备,全面提高打击违法犯罪、服务群众的工作能力和水平。(石家庄日报 记者 胡雁冰)

回到顶部
分享到: 
0
河北省省会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联系电话:0311-87851600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